经济增长的新逻辑:不翻倍,强调高质量

自2017年以来,经济持续加速,达到6.9%的多年高点。

“在全球经济复苏和国内供应方面结构改革不断推进的背景下,中国经济在2017年将继续保持稳定和积极的趋势。国内生产总值将保持稳定,连续八个季度保持6.7%至6.9%的中高增长率。一系列经济指标将得到改善,全年经济将平稳结束。

与此同时,随着经济放缓的稳定和整体监管的收紧,宏观风险得到缓解,资金“去物化”得到改善,金融杠杆继续去杠杆化,银行资产无序扩张得到一定程度的遏制,宏观杠杆息差得到改善,资本流出压力得到缓解。

1月19日,中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副所长闫妍代表研究小组在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所、经济学院和中国诚信信用管理有限公司联合主办的“中国宏观经济论坛”月度宏观经济数据分析会议上发表题为“经济增长放缓稳定,监管放缓收紧,宏观风险缓解”的讲话。

经济增长超出预期,但下行压力依然存在。

报告显示,在风险防范的基调下,稳定增长的政策将会逆转。进一步收紧去杠杆化和环境保护将会给经济增长带来一些压力,尤其是投资。尽管消费量有据可查,但很难大幅上升。出口增长仍面临不确定性。经济下行压力将在2018年增加。

“一方面,基础设施投资和房地产投资都面临一定程度的下行压力。制造业投资仍将疲软。环境保护将收紧,私人投资将增加提振压力。投资增长率将继续逐年下降。另一方面,房地产价格在过去两年迅速上涨。居民买房的热情高涨。互联网贷款和现金贷款等互联网金融创新降低了居民贷款门槛,导致中国居民的杠杆率上升。

与此同时,自2017年下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波动强劲,这将导致出口商品价格竞争力下降。2018年的出口改善率能否持续仍不确定。

”闫妍说。

在过去的一年里,基础设施投资从持续多年的20%以上的增长下降到15%左右。财政部出台相关文件管理和规范地方政府借贷,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地方政府的基础设施投资。与此同时,可以看出,由于从地方国内生产总值和财政收入中挤水的影响,一些基础设施投资项目已经停止,基础设施投资的压力已经开始显现。

一个细节是,NDRC去年共批准了44个基础设施项目,比2016年减少了30多个。基础设施项目总数的减少影响了基础设施投资的下降。

然而,在基础设施投资大规模下降的过程中,未来基础设施投资结构将有所改善。

与此同时,制造业投资继续略有改善。

2017年,随着生产者价格指数(PPI)的上升,下半年制造业投资有所回升,这将影响中上游企业2018年的利润回升。然而,这种改善对投资的贡献相对有限。2018年,制造业投资可能会在2017年继续略有改善,并略有回升。

然而,M2与社会融资之间的分歧将继续存在,实体经济仍将面临融资压力。

在稳定中性的货币政策和不变的强监管基调下,市场利率仍面临上行压力。

同时,我们可以看到,最新的监管政策和新资本管理的正式实施将进一步影响非标准债权。非标准债权融资的萎缩将导致更多的融资需求转向资产负债表上。信贷供求紧张将进一步加剧,这可能会推动贷款利率进一步上升。实体经济融资将面临成本上升的进一步压力,从而对企业利润的提高形成一定的挤压。

年末,主要货币市场利率和债权利率市场出现明显上升。

“展望2018年,去年第一和第二季度的基数相对较高。

与此同时,与去年年初所有数据的上升趋势不同,今年1月,许多数据已经出现逆转。

一般来说,今年上半年,特别是第一季度,经济下滑的数据可能会比较快,同时价格上涨的压力也会比较大。

从一开始,我认为中国经济仍然存在挑战。

但是,由于我们把提高经济素质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从宏观角度来看,升级意味着第一、二产业的衰退和第三产业的崛起。按照常识,随着增长率的下降,我们不可能既有鱼又有熊掌。

华融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兼助理总经理吴歌表示。

“旧的逻辑是到2020年翻一番。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增长率需要达到6.3%和6.4%。

但新的逻辑是,我们不再关心增长,也不再强调增长。

第19次报告几乎没有提到经济增长。我们现在强调高质量增长,更不用说中高增长了。

”轻舞说。

中国银行首席研究员宗亮表示,2018年有几个关键词:第一个是发展。发展既有增长的速度,也有质量的提高。

第二个是风险,风险涉及到很多方面,具体来讲有房地产的风险,地方政府的风险,甚至互联网平台的风险。二是风险,它涉及很多方面,特别是房地产风险、地方政府风险,甚至网络平台风险。

第三是改革。在全面深化改革的背景下,如何进一步推进改革是今后需要确定和完善的一个重要方面。

总之,全国人大和全国人大预计2018年国内生产总值将同比增长6.7%。

与此同时,报告建议,在新的一年里,仍然有必要通过采取促进私人投资、不断促进减税和收费、增加直接融资和加强监管协调等政策和措施,提高经济增长的弹性,进一步防范宏观风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