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的反弹尚未观察到

上海与香港现当代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冷与热反差,正在成为今年秋季拍卖中备受关注的现象。

在香港秋拍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开始低迷后,内地秋拍出现了意想不到的轻微反弹,张松仁的私人收藏赢得了所有售出的“白手套”。

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经历了从数量、价格、构成到质量的深刻调整。私人画廊和大收藏家在今天秋季拍摄时向市场投入了大量资金,给市场注入了信心。一线曙光能否转化为正常市场还有待观察。

市场重启信号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今年秋天笼罩在乌云之中。秋季电影开始时,香港市场仍处于低迷状态。然而,北京保利和匡士球的现当代艺术在12月初开始拍摄,给市场带来了一缕阳光。

虽然现当代艺术界进行了“减量化增质”的调整,拍品数量也有所减少,但成交额并不低于春季拍品,这增强了市场信心。

值得一提的是,在北京匡时秋拍上的“从十倒数:张颂仁先生重要私人收藏专场”,囊括了张晓刚、王广义、刘炜、岳敏君、余友涵、王兴伟、吴山专、李山、郑国谷在内的十位重量级中国当代艺术家作品,引来私人美术馆和大藏家关注,最终10件拍品全部成交,总成交额6803.4万元。值得一提的是,北京匡士球的“十大倒计时:张松仁先生的重要私人收藏专场”收录了张晓刚、王光义、刘威、岳敏君、俞韩优、王兴伟、吴善转、李山、郑国谷等10位重量级当代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引起了私人美术馆和大收藏家的关注。最后,10件商品全部售出,总成交额为6803.4万元。

其中,张晓刚的代表作《血缘:第二大家族》售价3818万元,是本季中国当代艺术的最高价格。这也是唯一一件进入2016年秋季拍卖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

北京保利当代艺术秋季拍卖会总成交额为3.2亿元,创下本季秋季拍卖会的纪录。其中,吴大羽和吴冠中势头强劲,分别赢得了所有作品的“白手套”,占当代和当代艺术领域总营业额的近一半。

此外,几部《F4》作品也在晚上上映,刘啸东、周春芽、尹朝阳、刘威、石崇等也表现出色。方力钧系列的第五部售价为1840万元,但石崇作品中估价最低为1200万元的第二部步行者再次售出。此前,估价较高的步行者之一也在中国嘉德秋季拍卖会上售出。

此外,新绘画版块的成交率接近80%,谢南星最值钱的大型三联作品(带声像二)无题,最终以736万元成交,打破了艺术家个人拍卖记录。王兴伟在特辑封面上的四部作品的演变速度是644万元。

艺术市场分析师周峰认为,秋季摄影在中国现当代艺术领域的成长仍然以赵无极、朱德群、常玉、吴大羽、吴冠中等为代表的20世纪中国艺术作品为主导。单单从中国当代艺术作品来看,它在过去几年里一直在下降,今年它已经“停止下降”。尽管没有明显的复苏迹象,但至少没有继续下降。

目前,价值1000多万元的作品已经是市场上的高端价格。市场以500万元人民币或更低的价格进行交易是正常的。至于普通作品,价格仍在不断调整。

私人美术馆和收藏家的共同努力吸引了一定数量的新收藏家和投资者。一些老收藏家的回归和私人美术馆的加入,已经成为大陆现当代艺术市场启动新一轮市场的基础。

大收藏家对市场的影响是双向的。一些中国当代艺术的大收藏家,如尤伦斯、希克和张松仁,近年来相继出售了他们的一些藏品,引发了收藏界的各种猜测和焦虑。有些人担心这是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崩溃前的一个信号。大收藏家的退出打击了市场中小收藏家的态度和信心,他们不敢贸然继续投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越来越多的人转向使用硬币观看,这实际上加剧了市场人气和成交量的下降。

然而,在今年秋天,尤其是12月北京保利和师旷的现代和当代艺术拍卖会上,有一股暖流,一些老收藏家重返市场,私人画廊一起购买。在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低迷多年的背景下,这似乎给收藏家和市场注入了一剂强心针。

目前正在筹备的私人美术馆,如龙美术馆、余德耀美术馆和明星美术馆,是今年秋季当代艺术市场的主要力量。

方力钧的第五系列作品被余德耀美术馆收藏。后来,在匡士球私人收藏张松仁的作品中,他一口气赢得了两件中国当代艺术作品,刘威游泳选手1437.5万元,王光义黑格子毛泽东483万元。

刘益谦以收藏绘画、书法和瓷器而闻名。他的妻子王伟更涉足红色经典和当代艺术收藏。龙美术馆成立后,它们的收藏体系变得更加多样化。龙美术馆近年来在当代艺术收藏领域不断取得成就。在今年的匡士球电影中,它以293.2万元赢得了“诗化现实主义”画家魏齐眉的《儿童之河》。

李善是“八五”新文化运动的先驱艺术家,也是当时政治波普的代表之一。然而,在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他逐渐转向生物科学领域,离开了当代艺术界。这一次,在匡士球的张松仁私人收藏展上,他的一幅画每周七天出现:67日,这幅作品参加了第22届圣保罗双年展,被上海明星美术馆以293.25万元的筹备价收购。

一些当代艺术收藏家也表现得非常好。

在保利的夜间演出中,一些藏人一举获得了几件当代艺术作品,包括商鞅的深呼吸、顾德新的A03和B26、王劲松的无题、王光义的大批判——帕克(PARKER)和杨茂元的无题等。,总价超过1亿元。

据说大买家是靖远美术馆馆长李冰。

近年来,收藏家唐矩在拍卖会和艺术展上保持了稳定的购买频率。今年,在保利秋季拍卖会上,他花了460万元买了一个曾梵志作品的面具。

资深收藏家兼艺术品经纪人宋琳在保利购买了吉·大春的作品。他还帮助客人们为许多重要的现代和当代艺术作品拍照。

“不应低估大收藏家的示范作用。许多人把收集策略的改变作为风向标。

周峰表示,中国正面临另一波私人艺术博物馆建设,目标收藏中的艺术作品将继续收藏,而主要收藏者已进入相对稳定的收藏状态。无论外部环境如何,他们都会以合适的价格补充自己的收藏系统,当代艺术市场的价格至少降低了50%。

回归正常的道路还在继续。大多数参加秋季摄影的藏人认为,中国当代艺术作品的价格已经基本恢复正常。一些罕见的作品可以说是“便宜的”。

然而,对于泡利和师旷的现代和当代艺术秋季摄影的表现是否预示着市场的“重启”,业界仍有不同意见。

回顾首次举行秋季拍卖会的香港市场,20世纪中国艺术的表现一直非常稳定。然而,中国当代艺术在这一季秋季拍卖会上的表现与内地大不相同。这与中国、日本、韩国和东南亚两大拍卖公司采取的多元化战略直接相关。与此同时,香港拍卖市场的买家构成更加国际化和多样化,香港市场对内地当代艺术收藏家的吸引力下降?中国当代艺术拍卖中心会从香港变成北京吗?在香港竞拍中国当代艺术的内地买家数量已经减少。收藏家李苏俏在接受艺术媒体采访时说,这是商业竞争中不同分工和转型的结果。香港艺术市场在全球的地位暂时不可动摇。香港艺术品拍卖市场将变得更加国际化和亚洲化,中国三大拍卖行将变得更加中国化和多元化。

周峰认为,今年内地秋季拍卖市场整体表现良好,显示出回暖迹象。与春季拍卖和去年同期相比,它已经稳定下来。虽然没有强劲反弹,但仍有5件超过1亿的中国书画拍卖产品,而“白手套”的特殊表现并不罕见。

业内人士认为,秋季拍卖中收藏家的心理价格仍然非常保守,出价也非常谨慎。大多数拍卖物品的出价并不比最低估价高多少。

让市场慢慢升温是件好事。收藏家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来观察、积累和提高他们对艺术作品的判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