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名高管在34天内辞职!汇源果汁的42.75亿非法贷款

由于非法贷款问题,上市公司汇源果汁(1886.HK)已暂停交易10个月,而港交所只有10个月的时间进行汇源内部核实。

根据汇源果汁此前的公告,该公司未能在2020年1月底之前完成HKEx上市的恢复条件,HKEx将开始取消该公司上市资格的进程。

2月3日,汇源果汁发布公告,其首席执行官吴肖鹏和非执行董事闫妍辞职。

这是汇源果汁自2019年以来的第四次人事任免公告。

自2019年以来,包括吴肖鹏和闫妍在内的总共6名管理人员已经辞职,并在34天内离开汇源果汁。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饮料企业人士向本报记者感叹:这次汇源果汁的问题似乎很难在内部解决。

难题在于汇源果汁对非法贷款的内部审查,给投资者和交易所一个解释。

根据公司2月1日发布的进展,独立调查和内部控制审查仍在进行中。

从2018年4月3日至今,汇源果汁已经暂停10个多月。42.75亿元非法贷款造成的暂停干扰并没有消退到2019年,但其后果是间歇性的。

接下来,平静的市场表现能持续下去吗?这是许多投资者关心的问题。

一些中小投资者也对汇源果汁的表现抱有希望,认为只要表现良好,就可以挽回。投资者态度的另一部分是愤怒和担忧。他们认为,根据交易所的规定,挪用公司资金暴露了汇源果汁的内部管理漏洞。现在的管理结构并不完善,这使得投资者很难乐观。

从现在开始,汇源果汁内部检查只剩下十几个月了。

根据汇源果汁停牌后发布的上市公司公告,五人董事会认为,在10个月的停牌中,除内部审核外,人事变动是汇源果汁无法回避的主题。

2018年,将有重要的首席财务官和首席执行官任命。2019年,首席执行官将辞职。

其中,行政长官吴肖鹏的离任是出人意料的,因为他上任才六个月。

2018年7月16日,汇源果汁宣布吴肖鹏为新任首席执行官。在公告中,汇源果汁评估了其在内部控制、财务和企业管理方面的丰富经验。

当时,汇源果汁暂停交易三个月,因为它未经向交易所报告,也未获得股东批准,就向关联公司发放了42.75亿元贷款。它还发起了一项内部调查。

面对危险而被任命的行政长官没能扭转局势。

汇源果汁在声明中表示,吴肖鹏辞职是出于个人职业发展计划的考虑。

与吴肖鹏不同,多年来担任汇源果汁非执行董事的闫妍因不满而辞职。

闫妍是汇源果汁的股东,并于2010年加入汇源果汁董事会。他持有汇源果汁225,170,501股。

闫妍公开说明了辞职的原因:在他向董事会提出相关贷款问题近一年后,相关问题仍不清楚,也没有得到解决。

在这种情况下,闫妍认为,作为一名非执行董事,他能力有限,因此辞职。

像闫妍一样,非执行董事徐刘清因贷款问题于2019年1月10日辞职。许刘清是汇源果汁可转换债券持有人的唯一股东。他担心汇源果汁及其管理层缺乏主动向他提供有关贷款或公司一般事务的信息,从而影响其董事职责的履行,并选择辞职。

许刘清为钦品执行董事兼董事长。他担任非执行董事才一年。

除上述三人外,执行董事崔郭喜安、独立非执行董事赵雅莉和独立非执行董事梁敏杰也于2019年开业后离开汇源果汁。

目前,汇源果汁董事会只有五名成员:董事长朱新礼、执行董事朱秦升、执行董事朱欣彦、独立非执行董事宋全厚和王伟。

在执行董事中,朱秦升是朱新礼的女儿。38岁的朱欣彦也是汇源果汁的老人。她于2001年11月加入汇源,先后担任总裁办公室副主任、工厂总经理、区域总经理和副总裁。

值得一提的是,汇源果汁目前董事会独立非执行董事人数、财务管理及审核委员会人员人数均低于上市公司规定的最少人数、财务管理及审核委员会主席、行政总裁等职位也出现空缺。值得一提的是,汇源果汁董事会独立非执行董事人数、财务管理与审计委员会人员数量均低于上市公司要求的最低人数,财务管理与审计委员会主席、首席执行官等职位也有空空缺。

汇源果汁已经不是第一次密集的人员告别了。

2014年8月,汇源果汁宣布其仅任职一年的首席执行官苏傅颖辞职。

苏傅颖来自李金积等知名的快速消失企业,肩负着让汇源果汁脱颖而出的重任。

当时,朱新礼曾经说过,即使汇源被我的新兵折磨致死,我也会承认。

在朱新礼的掩护下,职业经理人苏傅颖迅速点燃了三样东西:移除所有业务单位、解散七个特区、重新划分市场、要求销售人员切断营销利润。然而,激烈的改革以一半告终。

从那以后,汇源果汁首席执行官的职位就落到了汇源果汁的资深政治家于宏丽的手中。与此同时,朱新礼的女儿朱秦升和资深政治家崔郭喜安都成了执行董事,朱新礼家族也回来了。

外界也认为这是汇源果汁走向去家族化的中途革命。

直到2018年,另一位职业经理人吴肖鹏空倒下,但他选择在三场大火开始前离开。

潜流涌动暂停期间,汇源果汁表示公司运营正常。

春节期间,记者参观了北京的许多超市和便利店。销售人员没有发现汇源果汁相关产品的供应有任何异常。

然而,许多销售人员也透露,由于饮料种类繁多,果汁产品的销量远低于往年。

像宗庆后后卿一样,自制的朱新礼也是国内饮料领域的标杆人物。

1992年,朱新礼辞去公职,创办山东淄博汇源餐饮有限公司,次年,汇源第一批浓缩苹果汁生产出来。自此,汇源成为果汁产品的代表,全年占据果汁市场的一半。

与平静的市场终端相比,在10个月的停牌期间,交易商一直提心吊胆,担心政策的另一个变化,这一变化甚至更加混乱。一位陕西商人坦率地向本报承认。

事实上,汇源果汁给外界留下印象的不仅仅是过去10个月的停牌,还有过去10年的动荡。

小朱庆,山东文怡葡萄酒集团现任总经理,曾经是汇源果汁的员工。在他看来,这场动荡真正始于2008年。

2008年,国际饮料巨头可口可乐向汇源果汁伸出橄榄枝,以总额179.2亿港元,每股12.20港元的价格收购汇源果汁,是汇源果汁发行价格的两倍。

朱新礼当时选择了销售,所以他解雇了大部分销售团队和员工。

然而,不幸的是,该收购被商务部拒绝。

此后,汇源果汁内部管理再次发生变化。

小朱庆坦言:换一批领导就相当于换一种管理模式,换一批经销商,换一批员工,这对汇源果汁的市场基础造成了损害。

据Wind统计,汇源果汁2014年亏损,净利润为-1.27亿元。2015年,亏损增加到-2.29亿元。

如果排除政府补贴和资产出售收益,汇源的亏损将会更早出现。

为了应对业绩疲软,汇源果汁近年来进行了频繁的内部调整。

除了探索产品的多样化,销售系统的重建也是一个方面。

汇源果汁在2014年的财务报告中披露了这样一个信息:汇源在2014年实现了全国1000多个营业网点的网络布局,丰富了一线员工,建设了零售终端。

汇源果汁试图通过直销刺激终端销售。

但是这种模式真的有效吗?顺义区北小营镇汇源集团原总部门口有一个全年营业的饮料摊。

2018年10月底,记者实地走访时,展位工作人员表示,她以前的工作单位是汇源旗下的营业部。目前,所有的业务办公室都已分配到万盟汇达。

如果你想卖饮料,你可以直接从万盟汇达购买。

该工作人员表示,除了充当汇源自己的产品,万盟汇达还将承担其他品牌的销售。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相当于汇源的经销商,但与其他经销商相比,万盟汇达的商品和成本价格更高。

摊位旁边是一家超市,上面有一块匾。

在超市里,汇源品牌的产品摆放得最频繁。

超市家用电器区有飞利浦照明指南卡,但没有放置产品。汇源果汁体验区也空废弃。桌子和椅子随意摆放,上面布满灰尘。

据启新宝信息称,北京万盟汇达贸易发展有限公司的公司股东只是向上市公司借钱的关联公司北京汇源饮料。

不愿透露姓名的上述饮料企业人士对本报分析称,直销系统本身将消耗大量资金和人力。目前,该系统不属于上市公司,这也减轻了上市公司的负担。

汇源果汁的直销原本是为了填补这一空缺,但在实施过程中,与传统经销商制度存在一些偏差和冲突。

餐饮行业分析师朱彭丹表示,直销的矛盾仍然存在于整个汇源系统中。

汇源果汁内部政策变量多、不合理、管理混乱,是汇源果汁行业对公司的又一评价。当被问及这种评价的原因时,他回答说:“山地文化”。

汇源果汁近年来一直被贴上家族管理的标签。2018年贷款违规事件爆发后,人们的疑虑越来越多。

汇源果汁2018年3月发布的公告显示,未经董事会批准、协议或披露,汇源果汁已向汇源集团旗下的北京汇源饮料食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汇源饮料)借出42.75亿元人民币。

该行为违反了《HKEx上市规则》关于关联交易申报、股东批准和披露的规定。

根据齐新宝的信息,北京汇源饮料成立于2001年。实际控制人是朱新礼,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是朱童眼,朱薛鑫和朱秦升是公司董事。

尽管贷款已经收回,上市公司也收到了相应的利息,但HKEx仍要求汇源果汁办理入住手续。

1月24日,本报询问汇源果汁的调查进展、事件的影响及其内部回应,但截至发表时对方仍未回复。

与汇源果汁从关联公司慷慨借款42.75亿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它承受的是债务压力。

2018年4月,汇源果汁发布了一份未经审计的业绩报告。

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公司负债总额已达114.02亿元。

2016年底和2015年底,公司负债总额分别为99.95亿元和76.62亿元。

事实上,上市公司汇源果汁实际上只是汇源集团大产业的一部分。

汇源果汁暂停10个月,汇源集团对其他行业的投资没有停止。

根据汇源官方网站,汇源集团目前有三大部门:汇源农业、汇源果汁和汇源果业。

其中,汇源农业是朱新礼近年来的最爱。

据官方网站信息显示,汇源农业在13个省、市、自治区规划建设了19个农业产业化园区,形成了种植、养殖、商贸物流、加工、现代农业体验、旅游、休闲度假、养生等123个产业的多元化整合格局。

例如,2018年7月,汇源公开宣布将在云南建设一个杨康小镇和果园基地,总投资300亿元人民币。

在谈到农业部门的运作时,一位曾经在农业部门电子商务平台工作的员工向记者描述了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差距。至少到目前为止,电子商务还没有盈利。毕竟,农业被认为是一个投资大、回报周期长的行业,因此不能作为上市公司进行回报。

与农业部门相比,汇源果汁确实成熟了。

尽管陷入困境,朱彭丹透露,许多公司仍然对汇源果汁非常感兴趣。

停牌前,汇源果汁的股价停在202港元,市值为53.97亿港元,比公司最高市值175.15亿港元少120亿港元。

汇源果汁2007年在香港交易所上市时,发行价格为6港元。

可口可乐2008年的报价为每股12.2港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