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疗卫生系统80%的在职干部投入严重不公平

中国医疗保健制度的改革一直是一个敏感的话题。

就像一年前的第一届中国健康产业峰会论坛一样,在今年9月16日于中欧国际商学院举行的第二届中国健康产业峰会论坛上,出席并发表演讲的政府官员对媒体仍然讳莫如深。

他们一再强调不要透露他们的姓名和身份。一名官员解释说:“害怕惹麻烦”。

更有趣的是,一些官员还要求组织者删除他们自己的论坛速记部分。

事实上,中国的医疗体制改革正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去年7月29日,本报独家报道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和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称中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在过去10年“基本上没有成功”,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业内人士指出,中国医疗卫生系统失灵的主要症状是:医疗服务缺乏公平正义,政府资金使用效率低下。

因此,医院、药品和医疗设备经销商以及制造商共同提高了消费者的药品价格。城乡居民无力支付高额医疗费用。因此,公众的不满情绪正在上升。最终,中国政府决心启动新一轮改革,以确保所有中国公民都能获得、负担得起和可持续的医疗卫生服务。

当前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存在严重的不公正。尹大奎是唯一一个愿意透露姓名的发言人。

前国家卫生部副部长现在是中国医学会主席。

他演讲的主题是“建立公平有效的医疗服务体系”。

四十二年前,尹大奎毕业于同济医科大学,成为一名医生。先后担任华西医科大学副校长、四川省卫生厅厅长和卫生部副部长。他对中国的卫生和医疗服务了如指掌。

他列举了一组令论坛观众惊讶的数据:中国的卫生总支出仅占人口卫生服务的20%;1998年全国卫生服务调查显示,我国87.4%的农民自费就医,37%的患病农民应就医而不是就医,65%的患病农民应住院而不是住院。到1989年,中国农业合作医疗覆盖率下降到只有4.8%,到1995年才恢复到15%。2000年,在世卫组织成员国间卫生筹资和分配公平性排名中,中国在191个成员国中排名倒数第四(188)。2003年,卫生部第三次全国卫生服务调查发现,48.9%的病人应该就医而不是就医,29.6%的病人应该住院而不是住院,44.8%的城市人口和79.1%的农村人口没有医疗保险。约1.3亿城镇职工参加基本医疗保险,5000万人享受免费医疗。2005年,1.56亿人参加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试点。在中国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用于以党政干部为主的850万群体(中国科学院调查报告);据监察部和人事部统计,全国党政机关200万干部长期请病假。其中,40万干部长期占用干部病房、干部招待所和度假村,每年支出约500亿元。

一系列数据表明,中国目前的医疗保健服务体系严重不公平。

尹大奎介绍说,卫生服务的可及性是衡量一个国家卫生政策和制度正确性的主要指标之一。

健康公平是一个国家最重要的社会公平内容之一。

因此,在制定卫生政策时,国家和政府必须考虑卫生公平问题。“基本医疗服务和公共卫生服务在任何情况下都是公共服务产品,只能由政府承担。”

尹大奎认为不公平有三个原因。首先,国家政策有所偏离,在处理2007年358张彩票的效率和公平问题时过于强调效率优先。第二,在实践层面,过分强调经济制度的市场原则,过分强调市场效应,社会公益功能被削弱。第三,在技术操作方面,医疗保健是社会保障的重要基本内容,但我国一段时间以来对城市基本医疗保险和农村合作医疗重视不够。

与医疗服务体系的不公平相比,我国医疗服务的效率也令人担忧。

殷大奎同样列出了一组数据:1978至2001年,卫生总费用从110.2亿元上升为5150.3亿元,平均年增长12.2%,同期GDP平均增长9.42%;一些医疗机构管理不善,医疗费用快速增长,近8年来医院人均门诊费用增长13%,住院费用增长11%,大大高于人均收入增长的幅度;1982至2000年,中国政府办的医院占全国56.2%至64.4%的床位,51.1%至63.4%的人员,仅承担27.3%至40.8%的门诊量,38.8%至54%的住院量;2002年,中国综合医院平均住院日为10.6天(美国不足7天);英国阑尾炎手术住院日从1975年的7.9天降至1985年的5.4天,2001年中国该手术平均住院日仍为7.2天;我国CT利用率仅为38%,核磁共振利用率仅为43%,在我国100万至200万人口的城市拥有20台以上CT是较普遍的,仅此一项浪费就多达50亿至60亿元;按国际标准,由于大处方,我国卫生总费用12%至37%被浪费掉了。尹大奎还列出了一组数据:从1978年到2001年,医疗保健总成本从110.2亿元上升到5150.3亿元,年均增长12.2%,同期国内生产总值平均增长9.42%。一些医疗机构管理不善,医疗费用迅速增加。在过去的八年里,医院的平均门诊费用和住院费用分别增长了13%和11%,远远高于平均收入的增长。从1982年到2000年,中国政府经营的医院占全国床位的56.2%到64.4%,人员的51.1%到63.4%,门诊病人的27.3%到40.8%,住院病人的38.8%到54%。2002年,中国综合医院的平均住院时间为10.6天(美国不到7天);英国阑尾炎手术的住院时间从1975年的7.9天减少到1985年的5.4天,而2001年中国阑尾炎手术的平均住院时间仍然是7.2天。我国计算机断层扫描的利用率仅为38%,磁共振成像的利用率仅为43%。在中国人口在100万到200万的城市里,通常有20多台电脑。仅这一项的浪费就高达50亿到60亿元。根据国际标准,中国卫生总支出的12%至37%因处方量大而被浪费。

“没有公平的效率,对社会的贡献就成反比。效率越高,负面影响就越大。然而,没有效率的公平就是没有低水平希望的公平,其内在关系也是成反比的,即越强调公平,效率就越低。

因此,我们应该坚持公平原则,努力提高效率,即贯彻公平与效率相一致的精神。

”尹大奎说道。

看病难、看病贵的根源在哪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专家甲表示,虽然中国医疗卫生体制在过去20年左右经历了全面改革,但医疗卫生体制的进一步改革势在必行——一方面,医疗服务的供给能力和技术水平有所提高,医疗服务机构的微观效率也有所提高。然而,另一方面,医疗服务价格上涨,“昂贵的医疗”问题突出,医疗资源的分配和干预的重点越来越不合理,总的来说,“公平性和卫生投资的绩效都在下降”。

因此,它对经济及社会委员会的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增加了公众的疾病负担,降低了消费预期,导致贫困、群体间的突出矛盾和影响社会稳定。

尹大奎表示,医疗困难和高成本的根本原因在于医疗卫生体系和运行机制——首先,社区医疗卫生水平没有得到重视。

70%到80%的病人应该首先在社区安顿下来。

然而,目前的社区医疗水平很低,老百姓不信任社区医院,他们不得不去大医院看病。结果,大量的医疗资源被浪费了。

第二,广大农民的医疗卫生保障问题尚未解决。

以前的三级预防保健网络已经不复存在,但现在国家加快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的建设。2006年,试点项目扩大到全国县总数的40%,2008年将覆盖80%,2010年基本覆盖农村居民。

第三,公共卫生体系建设不足。

预防为主,不生病,少生病,这样投资少,效益好。

此外,医疗保障制度和医疗卫生人员的培训也存在问题。

尹大奎还认为,医疗本身有更高的趋势,“每个生病的人都想找最好的医生,用最好的药。事实上,这不太可能。”

他还强调公立医院和公立医院的区别——公立医院应该包括所有的人员和资金。

事实上,政府投资只占公立医院收入的8%左右,而大型医院只占1%至3%。

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驻中国首席代表魏贝汉博士(behan Wei)也指出,中国公立医院不得不通过患者费用获得医务人员工资的50%至90%,导致医院提供的临床服务数量增加,同时提供的预防和基本服务不足。

同时,它会导致不必要的过度处方和诊断服务。

此外,很难实施成本控制。

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中国项目部主任刘元利也认为,政府应该外包一些医院的财务,以避免医院创收的压力。与此同时,其他医院也应该放开,实行税收和行政监督。

卫生部的一名官员从管理体制和市场监管的角度发言。

他认为目前中国有太多的医疗卫生部门。除卫生部外,十几个国家部委,包括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科技部、建设部、民政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国家环境保护总局、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国家质检总局、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财政部、教育部和人事部,都在管理一些医疗保健工作。“他们是自己行动的,缺乏统一的协调,很难确定整体

他认为,各部门的分散职能和多头管理降低了行政管理的效率。与此同时,问责制和反应能力差导致居民普遍投诉和不满。健康与经济的不协调发展也影响了和谐社会的构建。

有趣的是,来自不同部委的政府官员有不同的观点。

一位官员认为,我国城镇的基本医疗保障应从住院和门诊大病开始。另一名官员认为,选择医疗卫生服务的干预重点应该是公共卫生服务、成本效益高的基本临床服务和适当的技术。

刘元建议成立一个全国人民卫生委员会作为管理医疗卫生的“总部”,以协调各部门的工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