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万亿美元外汇储备的隐忧

数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带来的荣耀依然存在,但由此引发的危机和担忧让意想不到的中国忘记了享受实现梦想的快乐。

尽管有数万亿的外汇储备,但它们不是纯粹的资产。

外汇储备的积累也让曾经埋藏第一笔外汇的中国人意识到,存在着保值的问题。

加上一系列现实,如政府严格的宏观调控目标、令人头疼的贸易摩擦和人民币升值压力,中国不断飙升的外汇储备带来了更多麻烦。

十年前,中国外汇储备首次超过1000亿美元。今天,中国的外汇储备超过1万亿美元。

今年2月,中国超过日本,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外汇储备国,外汇储备规模达到8536亿美元,外汇储备大幅飙升。

这些数字揭开了中国外汇储备的新篇章。它们还导致万亿美元储备带来的麻烦和激烈争论激增,使得人们无法坐下来观看。

拥有足够外汇储备的荣耀和梦想是中国几代人的追求和梦想。

改革开放之初,中国的外汇储备只有1.67亿美元。

作为一个国家财富和实力的体现,中国当时渴望通过对外经济开放积累外汇。

在通过出口赚取外汇是一大荣誉的时候,鼓励出口和吸引外国投资曾经是一项众所周知的政策。

后来,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推进,中国经济持续增长,贸易量急剧增加,外汇储备迅速增加。

今天,超过1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在当时看起来可能是如此难以实现,但现在却令人印象深刻。

中国人民大学财经学院副院长赵锡军在接受采访时系统阐述了巨额外汇储备给中国经济带来的机遇。

他认为,由于有足够的外汇储备,中国的国际支付能力和国际收支平衡能力、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的能力以及抵御国民经济风险的能力可以大大提高。

不仅如此,拥有充足的外汇储备,还可以为促进资本账户开放和人民币自由兑换提供坚实的基础,同时增强中国在国际金融市场的影响力和话语权。

中国国际金融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哈·纪明也表示,1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能够充分反映中国目前的实力和抵御未来可能出现的金融风险的强大能力。

他举例说,如果这些国家在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时有足够的外汇储备,泰国、印度尼西亚和其他国家的金融市场就不会受到国际投机者的蹂躏。

意想不到的隐忧今天,数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带来的荣耀依然存在,但由此引发的危机和担忧让意想不到的中国人忘记了享受实现梦想的快乐。

例如,CICC首席经济学家哈·纪明(Ha)认为,这笔巨额外汇储备实际上并不是央行的额外资产,也不是免费获得的,而是由央行以人民币购买的。

从某种意义上说,外汇储备与商业银行管理的资产没有什么不同。

此外,为了维持目前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央行还必须通过买入和卖出一定数量的美元等外汇资金,将人民币汇率波动控制在合理的范围内。

因此,尽管外汇储备是中央银行的资产,但这一资产是通过中央银行的负债形成的。

对此,赵锡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认为,1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从一个角度来看是资产,但从央行以人民币购买的角度来看,1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实际上是央行的负债。

在解释外汇储备的性质时,他说外汇储备是有特定用途的资产,它们是不时需要的具有独特功能的储备。

在这方面,外汇储备不是金融资金,不是通过税收征收的资金,不能随意处置。其次,它也不是一个商业基金,因为它不是通过融资的方式融资的。

正如这些内部人士所分析的,尽管有数万亿的外汇储备,但它们毕竟不是纯粹的资产。

另一方面,外汇储备的积累也使曾经埋藏第一笔汇款的中国人逐渐意识到存在着保值的问题。

加上政府紧缩的宏观调控目标、令人头疼的贸易摩擦以及人民币升值压力等一系列反应,遏制外汇储备持续飙升的想法逐渐成为共识。

事实上,随着出口创汇的崇高情绪逐渐消退,宏观政策也发生了变化。

今年以来,为了减少作为外汇储备增加主要来源的贸易顺差,政府已经数次降低出口退税率。

此外,央行还推出了“开闸放水”的方法,希望通过启动QDII机制来缓解压力。

与此同时,“藏在人民中间”的外汇管理新口号曾经响起,通过放松对许多居民外汇持有人的管制,将更多地向人民输送住在中央银行的外汇。

然而,正如一些分析师评论的那样,这些措施短期内无法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外汇储备的增长率仍然很高。

与此相关的另一个推论是,2008年第二季度中国的外汇储备将超过1.5万亿美元,到2010年底将完全超过2万亿美元。

结果,忧虑变得更重,思考变得更深。

困境随之而来。在巨额外汇储备可能带来的一系列危险中,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尤其引人注目。

尽管自去年汇率改革以来,中国汇率制度的灵活性有了很大提高,但美元/人民币汇率的日波动仍被央行控制在0.3%以内。

一方面,近年来由于国际收支不平衡,外汇大量流入,另一方面,美元对人民币汇率波动幅度控制在0.3%的既定波动范围内。央行面临的唯一选择是卖出或买入美元。

为了筹集资金购买外汇,央行不得不发行债券或印制更多钞票,但由此引发的通胀风险显然违背了政府的严格控制目标。

对此,赵锡军曾表示,由于外汇储备迅速增加,近年来,以外汇为基础的基本货币已成为央行投放基本货币的主要渠道。

2000年至2005年,外汇储备资产总额增长6411.96亿美元。

因此,丧失货币政策独立性的危险已成为一个关键话题。

赵锡军认为,外汇储备的过快增长增加了央行货币政策执行的难度和复杂性,以及货币政策的操作成本和难度。

因为要想消除外汇储备增加对货币供应量增加的影响,央行必须从人民币公开市场撤出人民币,以抵消对货币政策的影响。

央行应定期采取“套期保值”措施,从金融市场撤出资金,以减少市场货币供应量。

扩大到更高的水平,很容易想到央行刚刚提高的存款准备金率。

然而,面对人民币升值的巨大压力,这一监管措施显得格外谨慎。

对此,赵锡军表示,为了减少金融体系流动性过剩,央行将提高存款准备金率作为一项高度有针对性的措施。

在金融和外汇市场尚未发展、投资渠道不广的现实中,没有其他办法来化解流动性。

一些经济学家估计,目前中国约70%的外汇储备是美元资产,包括流动性高的美国国债、高收益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和企业债券(2006年8月中国持有339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

20%是欧元资产,10%是其他货币资产,包括日元和韩元。

显然,从目前的外汇储备结构来看,美元的比重太大了。美元的长期贬值趋势将为1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带来资产缩水的可能性。

如今,外汇储备多元化和美元适度贬值的声音已经多次听到,但一些专家指出,如果中国用其他货币资产大规模取代美元资产,美元将会贬值,这反过来又会导致中国外汇储备的巨大损失。

美元持有量增加的谣言尚未消散,黄金持有量增加的消息已经传开。

在这方面,人们也有理由担心,在改善外汇储备结构的漫长过程中,好消息对黄金价格的影响将增加央行的成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