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众议院一致通过了《中国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和《中国香港保护法》,并通过了谴责这两项法案的决议。

美国众议院周二下午(10月15日)一致轻松通过了《中国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众议院还通过了众议院第543号决议,谴责中国干涉香港事务,支持香港人民自由抗议的权利。

美国众议院周二下午(10月15日)一致轻松通过了《中国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图为美国国会。

美国众议院周二下午(10月15日)一致轻松通过了《中国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美国众议院于美国东部时间周二下午3: 30(中国大陆和香港时间10月16日星期三早些时候)继续开会。在众议院几位议员发言支持该法案和香港居民在中国的抗议行动后,众议院一致通过了《2019年香港、中国人权和民主法案》。

众议院还通过了众议院第543号决议,谴责中国干涉香港事务,支持香港人民自由抗议的权利。

此外,众议院通过了《中国香港保护法》(Hr . 4270),禁止向中国香港出口催泪瓦斯和橡皮子弹等人群控制设备。

该法案旨在防止香港警方对抗议者使用这些非致命武器。

《中国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Hong Kong,China Rights and Democracy)被列为暂停辩论,这意味着该法案本身并无争议,此前已获得至少三分之二议员的支持,并已进入立法程序的快车道。全医院审议辩论的相应时限为40分钟,内容不会有新的修改。

据悉,众议院周二表决的《中国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Hong Kong,China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Bill)是一个修订版的新版本,在制裁方面比原版本更加严厉。

今年6月,共和党众议员史密斯和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分别在参议院和众议院推出了《中国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Hong Kong,China,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

该法案得到了两党和国会两院的广泛支持,并于9月份分别在两院外交委员会无异议通过。

新版本的措辞更加严厉。它评估香港政府是否有自治权。与原版本相比,众议院外交委员会通过并得到充分考虑的法案版本并没有改变其五大要点,但在措辞和要求上有了很大变化,其中一些更为严格和明确。

首先,关于中国香港自治的年度报告要求更明确。

旧版本只要求在对中国香港自治的年度评估中充分自主,而新版本要求对中国香港政府在行政、立法和司法部门维护法治和保护公民权利方面的自主决策进行评估。

至于中国香港是否继续享有不同于中国内地的特殊待遇,旧版本只提及美国与香港之间的一般双边协定和项目,而新版本则明确列出了涉及美国与香港的协定和条约,包括商业协定、执法合作、不扩散承诺、制裁执行、出口管制协定、涉及税收和货币兑换的条约和协定等。

第二,扩大制裁范围。

旧版本的制裁只针对那些对在中国香港绑架书商和记者以及将行使基本自由和人权的人转移到中国内地进行拘留、供认和审判负有责任的人。

然而,新版本要求总统确定已知的责任:(1)对以下行为:1)对中国香港的任何个人真正实施或威胁实施转移、任意拘留、酷刑或强迫认罪;(二)多次违反《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规定的中港双方义务的行为或决定。这些行为或决定也损害了美国在中国香港自治和法治领域的国家利益;3)中国香港发生的其他严重侵犯国际公认人权的行为。

第三,放宽香港居民的签证待遇。

旧版本要求确保在中国香港因和平示威争取民主、人权和法治而被捕并有犯罪记录的香港人不会被拒绝美国签证。

新版本没有明确强调和平示威,要求香港人申请签证,不要仅仅因为他们参加抗议和出于政治动机而被美国拒绝。

第四,出口管制报告要求的变化。

在旧版本中,商务部被要求提交一份年度报告,评估中国香港政府是否实际上正在实施美国出口管制条例以及美国和联合国的制裁。

新版本要求总统仅在法案生效后180天内提交报告,取消了年度报告要求。

第五,制定策略保护美国公民和在港美国企业的利益。

当旧版本提出时,香港政府强烈要求修订《逃犯条例》,容许将犯罪嫌疑人引渡到中国内地。因此,当时主要是针对《逃犯条例》。

然而,香港政府现在被迫宣布正式撤回修正案。因此,新版本删除了这部分内容,并用策略语句替换它。它还要求国务卿在确认香港政府有类似法案时通知国会,评估风险并制定保护美国在香港利益的战略。

新版本仍然保留制裁,包括冻结被制裁者在美国的资产,禁止他本人及其直系亲属获得进入美国的签证或撤销现有签证;以及为维护美国国家利益或中国香港的自治而给予美国国务卿豁免权的条款。

众议院议长南希·皮洛西敦促中国北京和香港政府严格履行政府承诺,赞扬了众议院通过《中国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同时批评了那些站在一边担心该法案会损害其经济利益的人。

对于那些在这场讨论中站在压迫一边(中国香港人)和政府一边的人,我告诉你:一个人失去灵魂,即使他赢得了整个世界,又有什么意义呢?!支持该法案的国会议员史密斯在投票前也表示:我们敦促习近平主席和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忠实履行他们的政府承诺。

英国在1997年将管治权移交给中国香港之前,双方发表了《中英联合声明》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颁布的《基本法》,以落实高度自治和港人治港的内容。如果明确表示中国香港将继续享有高度自治,至少到2047年。

作为一项国际条约,香港的内容,中国的自治已经在联合国记录在案。

根据可在互联网上公开查阅的《中英联合声明》,有关“一国两制”的表述是在《中英联合声明》第3条第12条下写的。

同时,《中英联合声明》第二条也明确规定,除外交和国防事务由中央人民政府管理外,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高度自治。

美国干涉中国香港事务是干涉中国内政吗?他一直批评美国国会有关中国香港的立法,并指出这是美国干涉中国香港和中国内政的一个例子。

党内媒体周二发表评论称,通过与中国香港有关的法案只会损害美国自身的经济利益,并将损害美国公民和在中国香港的美国企业。

事实上,从来都用干预中国内政来杜绝外界的正当批评,但这招对中国香港事务不俱适用性。事实上,干涉中国内政一向被用来阻止外界的合理批评,但这种方法并不适用于中国的香港事务。

因为作为一项国际条约,如果只有中国香港被单方面宣称为其特别行政区,而国际社会被剥夺承认中国香港自治或就其发表意见的权利,那么中国香港的自治实际上只是名义上的,并沦为类似于大陆一个省的情况。

严格来说,《中国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核心内容是,如果中国香港的自治被完全侵蚀,美国视中国香港为另一个普通的中国城市,中国香港将不再受到与中国大陆不同的待遇。

当然,美国有权决定是否给予中国香港差别待遇。这些内容属于美国自己的主权范围。相反,它不希望美国改变对中国香港的政策。这是干涉美国内政的企图。

众议院通过《中国香港人权民主法案》后,仍需与参议院版本合并。只有在两院再次投票后,它才能提交总统签署并成为法律。

在参议院,该法案目前由23名参议员组成的两党联盟支持。

该法案通过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后,参议院预计下周将采取进一步的立法行动。

共和党参议员里克斯科特(RickScott)、特德克鲁兹(TedCruz)和约施豪尔利(JoshHawley)在为期两周的议会休会期间访问了中国香港。

霍利会见了当地民主活动家黄之峰。霍利还在推特上说,他称中国香港为警察国家(地区),因为这正是中国香港正在成为的样子。

中国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Carrie Lam)周二公开表示,美国参议员对中国香港的主观看法,将中国香港描述为警察国家是完全没有根据的。

歌手何云石在推特上说,她能如此自信地与一位过去四个月从未上街、只从自己选择的渠道和媒体获得信息的首席执行官谈论中国香港的实际情况,真是太好了。何云石今年9月出席了美国国会关于中国人权法香港的听证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