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空成品油降价

8月18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NDRC)王韩伟发出通知,第二天零时分别削减每吨汽油和柴油190元和185元。汽油和柴油国内零售价格今年第六次下调如期进行。

这是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National Development and Reform Commission)于2013年3月26日决定将成品油调价周期缩短至10个工作日并取消调价限额后,国际油价下跌趋势带来的好处。

虽然并不愉快,但每升油下降10美分以上,普通汽车加一箱油就能减少近100元的支出,这对大多数消费者面临收入增长远远落后于价格增长的无助局面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好处。

许多人会担心汽油和柴油的价格将来是否会进一步下跌。在这方面,我们需要分析国际市场的价格趋势和国内成品油定价机制。

目前,没有人有能力准确预测国际石油市场价格。

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这个问题的复杂性类似于我们对大象和盲人的认知。

到目前为止,人们已经越来越了解大象的部分,但是他们仍然不能抓住大象。

无论是石油价格的长期趋势还是短期价格波动的驱动因素,都没有达成共识。原因是我们对石油市场价格的理解仍停留在地方层面。

分析师所做的是基于忽略部分之外的大部分,试图通过理解部分来把握整体。

这绝不是嘲弄,这只是无助的表达,因为作者也是如此。

决定认识论和认知结果的是认知能力,而不是本体论和世界观。

根据有限的理解,作者可以同意理解国际石油价格至少需要三个关键点:国际石油价格的政治和经济性质、国际石油市场分析的结构假设和经济分析的时间跨度。

一般来说,首先,我们不能简单地把国际油价理解为国际石油市场供求关系和石油金融市场多重空关系的产物。国际油价本质上是世界政治经济秩序的产物,或者是制度设计的产物。

这就像食物和盐的价格一样。它们在整个世界或一个国家的商品体系中的价格反映了“理想”社会秩序和复杂利益的概念。

第二,只有从石油作为资源产品的角度出发,石油价格的决定才受制于油气资源开发技术和替代能源利用技术的现实。

两者的变化将使世界石油市场的价格在结构上跃升,至少分阶段如此。

第三,对不同时间跨度的所谓长期、中期和短期价格的经济分析将从前两点的事实开始。

即使在短期分析中,前两点框架下的因素也可能比市场基本面发挥更大的作用,甚至主导价格趋势。

这意味着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开发成本的持续增加对石油价格的长期上升趋势仅具有逻辑意义,而实际情况未必如此。

然而,即使排除油气资源开发和替代能源技术方面的技术突破,在国际政治力量的推动下,国际油价仍有可能在未来回到40美元的水平。

自然灾害、战争、政治局势、季节、宏观经济等因素只能有选择地用来解释后来发生的油价波动,而没有任何明确的预测意义。

总之,任何时间跨度的国际油价预测都是有限理性下的科学博弈。

普通消费者不必担心国际油价的趋势。如果他们跟随国际市场的变化,他们可以得到公平的对待。

然而,说中国目前的成品油价格跟随国际市场太不情愿了。

世界上有几个主要的原油市场和成品油市场。当前国内成品油定价机制的实质是国内成品油价格跟随国际原油市场价格,而不是盯着国际成品油市场价格。

这就像张家镇馒头市场后张家店馒头的价格,而李佳店馒头的价格只跟张家镇面粉的价格一样。

因此,一个基本事实是,尽管国内汽油和柴油价格与国际原油价格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但根据新古典经济学(侧重于市场经济的效率),国内价格在可比规模上比国际市场高出约15%是正常的。

这一判断是通过比较国内出厂价和可比进口价得出的。

前者是根据《石油价格管理办法》第十条,从NDRC规定的最高零售价格中扣除400元/吨。后者的计算依据是新加坡国际市场上与离岸价格(通常略低于实际交易价格)同期的现货价格,加上运费(估计为每吨15美元)、进口关税、消费税和进口增值税。

在这方面,估计没有人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国内炼油厂汽油和柴油的出厂价格太低,因为如果我们直接从国际市场进口成品油,加上各种正常开支,按照现行的定价机制,消费者可以节省约10%的开支。

然而,即使国内炼油厂按照现行定价机制获得优惠价格,国内炼油行业的亏损仍然是一个普遍问题。

“两桶油”的年报数据显示,自2004年以来,两家公司共获得国家财政补贴1258.83亿元,而这些补贴主要是针对炼油厂的亏损。根据“两桶石油”年度报告数据,自2004年以来,两家公司共获得国家财政补贴1258.83亿元,主要针对炼油厂的亏损。

公众不这么认为,面对垄断是一种耻辱。

在这方面,笔者认为垄断与损失之间的联系很难排除,但这并不是损失的全部原因。

无论2008年6月前国内成品油价格和国际原油价格反转造成炼油损失的客观情况如何,中国炼油厂的低效率都不容忽视。

对于产量水平相同的炼油厂,中国的员工数量可能是韩国的30倍。

这张简单的照片实际上揭示了重要的线索。

尽管中国石油产品的配置已经完全商业化,但劳动力市场和社会保障体系的发展还远远没有完成。石油工业中的国有企业改革和现代企业制度的建立只完成了最肤浅的工作。国有企业角色的经济管理理念和稳定就业的社会管理理念还不够成熟。消费者最终成为支付社会发展所欠债务的高成本承担者。

此外,中国成品油价格也面临着与其他大宗商品相同的问题。

中国消费税作为一种内税,是增值税税基的一部分,导致了双重征税问题。税收制度的缺陷或多或少增加了消费者的负担。

基于有限的经验和理性,笔者主观上认为,如果将6个月视为短期,美国和欧盟对俄罗斯实施的经济制裁需要将国际油价维持在相对较低的水平。这一因素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主导国际油价水平。油价预计将在当前水平上略微放缓,国内油价仍有望在今年内进一步下跌。

至于更长一段时间,我们无法预测国际油价。

最后,作者建议读者乐观地期待中国成品油定价机制更加合理,积极参与中国经济体制的改革和完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