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多的年轻面孔和民营企业家参加总理座谈会“保七”:倾向于创业创新

出人意料的是,今年上半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率最终被定为7.0%。

“虽然超出了一些组织的预期,但应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增长率。

我们之所以能够克服压力和困难,实现7%的增长,主要是因为党中央、国务院根据形势的变化,及时出台了一系列稳定增长、推进改革、调整结构、惠及民生、防范风险的政策措施。政策和措施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政策的效果显示出积极的迹象。

”7月15日,国家统计局发言人盛云来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

今年上半年的经济数据开了个好头。业界普遍认为,完成全年的任务似乎没有问题。

“总体判断是,下半年的经济增长应继续保持上半年的稳定,呈现良好趋势。

因此,我们有信心也有能力实现预期的增长目标。

”盛云来说道。

尽管成功保证7出人意料,但领先指标已经预测到了。

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自第二季度以来,主要指标的增速逐月回升。

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连续4个月高于临界值,高于6月份的50.2%。5月和6月,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持续加快。1月和6月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达到11.4%,与1月和5月持平。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的下降初步得到控制。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连续3个月增长,从4月份的5.9%升至6月份的6.8%。消费也连续两个月反弹,5月和6月的实际增长率分别为10.2%和10.6%,比上个月分别上升0.3%和0.4个百分点。

“从主要指标来看,国民经济仍在合理范围内平稳运行。

”盛云来说道。

一系列领先的复苏指标显示,中国经济可能已经见底。

他说:「下半年很可能会延续上半年放缓及改善的趋势,而下半年的经济增长亦会较上半年为佳,这亦是极有可能发生的事。

”盛云来说道。

然而,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许高告诉记者,虽然经济已经逐渐稳定,但稳定的迹象并不稳定,高频数据显示,在稳定增长的政策下,产量继续疲软。

发电量继续逐年下降,产能利用率继续下降。宽松的政策没有有效地促进生产的持续改善。

事实上,在数据发布前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已经对上半年的经济形势做了全面总结。

7月6日,李克强在与首届世界华侨华人企业大会全体代表的会晤中透露,上半年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范围内,主要经济指标趋于稳定和改善。

7月9日晚些时候,李克强在一些省(区)政府领导人的经济形势论坛上再次指出,今年以来,特别是第二季度以来,面对复杂的国内外形势,中国经济运行放缓并趋于稳定,处于合理区间内,许多指标呈现出回升势头。

此前披露的一些经济数据也证实了上述判断。

其中,上半年消费物价指数上涨1.3%,在全年3%的目标范围内。上半年,人民币贷款增加6.56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5371亿元。今年上半年进出口同比下降6.9%,但出口形势自第二季度以来有所改善,6月份出口增速由负转正。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首席经济学家朱宝良指出,7%的经济增长率符合预期,对于中国这样的大经济体来说,“这仍然是可能的”。

他认为7%的增长率也是对中国当前改革和经济结构调整时期的正常反应。

在今年下半年触底后,经济将如何复苏?7月10日,中南海又举行了一次经济形势专家和商界领袖论坛。

本次研讨会不仅邀请了连平、刘元春、张军、朱宝良等熟悉宏观经济和资本市场的专家,还邀请了苏宁尚云、岐狐360、潍柴动力、大江创新、HKUST迅飞等创新、环保和互联网企业的代表。

与以往“国有企业集聚”和“重工业集聚”的情况不同,此次会议的多家企业主要涉及互联网、无人机、环保、电子商务等新兴领域。

上述这些企业的参与表明,中国经济转型中新的增长点和新兴领域已经形成了一定的规模。

“历史上很少有这么多年轻的企业和企业家进入中南海。

”知情人士说。

一些熟悉经济形势的人士表示,最近首相座谈会上邀请的“嘉宾”显示出更加明显的市场化趋势。他们不仅有更多来自市场专家的面孔,而且私营企业家的比例也超过了国有企业。

李克强在会上表示,中国经济增长势头和下行压力并存。要通过多种措施实现增长、价格、就业、收入和环境保护等多项目标的协调发展,为各种市场健康稳定发展创造条件。

李克强提议用“大众创业和大众创新”作为新的经济引擎,以满足中国转型的需要。在此之前,国家政策显示了对创业和创新的支持和倾向,这种支持和倾向预计将在下半年增加。

事实上,中国的制造业正面临着巨大的困难。

交行报告指出,在国内,传统制造业面临需求疲软、成本上升、利润缩水的压力,承受着去产能和产业转型双重压力;在国外,全球产业链布局新趋势正在削弱中国传统比较优势,发达国家制造业回归、新兴发展中国家低成本制造的竞争使得中国制造业正在面临“前堵后追”的双重夹击。交通银行报告指出,在中国,传统制造业面临需求疲软、成本上升、利润萎缩的压力,以及停产和产业转型的双重压力。在国外,全球产业链布局的新趋势正在削弱中国的传统比较优势。发达国家制造业的回归和新兴发展中国家低成本制造业的竞争,使中国制造业面临“先堵后追”的双重打击。

“一些企业家说,制造业的附加值将越来越低,有必要从纯制造业转向生产性服务业。

这一概念也是首相关心的问题。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钧说。

李克强在会上表示,尽管多年积累的一些结构性矛盾进一步显现,但经济的长期基本面没有改变,仍有很大的弹性、潜力和回旋余地。

中国潜在的经济增长率可以支持中高速增长。关键是要遵循发展规律,坚定信心,掌握发展主动权,用更大的努力和耐力来推动发展。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房地产市场已经回暖,一些城市的房价大幅上涨。上半年货币政策调整的效果将反映在下半年。下半年的整体经济运行将略好于上半年。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所执行主任刘元春认为,中国宏观经济目前正处于萧条与繁荣、萧条与泡沫的状态。

2015-2016年全面培育新的增长源和新的动力机制后,中国宏观经济将在2017年实现稳定反弹,逐步进入中高速稳定增长轨道。

连平表示,制造业结构调整正在推进,制造业投资新热点正在形成,新兴产业投资增速依然较高。

他认为制造业将继续优化和改善,新的投资热点正在形成。预计下半年制造业投资的增长率将稳定下来。随着积极因素的逐渐积累,财政和货币政策仍将受到监管空。预计2015年前经济增长率将较低,2015年后将保持稳定,全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将在7.1%左右。

中国经济增长可能在2015年稳定下来,并在2016年反弹。

从现在到2020年,中国可以保持7%-8%的经济增长率。

发表评论